零点网-休闲娱乐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[狗狗] 爱的欲望

[复制链接]
孤久浪人. 发表于 2018-11-6 07:45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   
   
    爱的欲望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---沈从文
      
      我和巧像刚走过一节断桥,摇晃腐朽的木板在飓风中飘摇,我们刚走过,它就坠入流淌的水浪,中间隔着河,她在那头,我在这头,风中,剩下飞舞着告别的手,像鸟张开的翅膀一样。消失了,在朦胧的的水雾中,她离开了,走远了,没有再回过头来。
      
      窗外下起雨来,不是很大,丝丝的细雨迷离,在解放西路那排光艳的酒吧屋檐轻柔的坠下来,一滴一滴落在瓷砖缝隙的积水里,溅出珠珠水花,晶莹的声乐,穿进整片朦胧的玻璃橱窗,融进淡淡伤感的萨克丝风中。
      
      巧匆匆的走进来,雨丝在她一缕一缕的发稍凝聚成水滴,然后滑过脸颊。
      
      初春的雨天,是寒冷的。风还有些刺骨。她的脸,散发着一圈绯红的颜色。
      
      街道中泥尘的清馨和盆栽的白色花蕾初放的清香飘进房中,空空的房间,时针转动时发出的滴答声音在凌晨寂静的空气中来回摆动。
      
      很多女人在23岁前都会遭遇爱情。说遭遇,是因为,那种感觉,不是初恋般的单纯青涩,也不是邂逅时的惊艳狂野,只是平淡的,茫然的,像走在一条道路上,被一条河流挡住,然后会出现一座桥。人生,总会有不可预知的东西。
      
      我不知道为什么巧要和我说关于她的一切,也许我根本不想知道。
      
      她希望我写出一些东西来祭奠什么。只需要简单的笔触,记录简单的过程,表达简单的情感。其实女人大多是向往简单的,简单的生活,简单的爱情或只是简单的房间。
      
      狭小的空间里,只需要一台电脑,几张CD,然后是一张柔软的大床。
      
      夜晚,我们睡在一张床上,她搂着我,那双洁白修长的手指上的皮肤却似乎有些干涩,她的头埋到我的胸口,头发散发着清淡的气息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轻轻的拉下灯,我却隔着她跄身把它拧开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惧怕黑暗寂寞的布景,对我来说,这有些残忍。无边的黑,似乎要将我吞没。
      
      这丝昏黄微弱的灯光在夜的黑暗中还是有些黯淡,浅黄色带着花纹的灯罩把灯光压得很低,射出一叠光线,在透明晶莹的玻璃鱼缸水中,散发出一些幽雅的颜色。
      
      如果我们能像那些色彩斑斓的鱼一样,没有思想,没有欲望会该多好。巧说。她黑色眼圈的眼睛,在灯光下有些惺忪,这微弱的光似乎都让她感觉不舒服,她的手离开我的身体,挡住眼睛上,阻止那晦涩的光芒。
      
      我说,是,如果我们能像那些鱼一样,会有多好。在平静的在水中,停留,或者只是摆着尾巴游动。
      
      我的思想似乎在瞬间停滞,脑海中灰白的,一切都开始空洞。我无法明白,生命为什么总是会在某个时间出现停滞,似乎自己已经死去,灵魂开始游移。
      
      如果可以回到从前,我会像鱼一样的。她说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转身坐起来,重新关掉灯,房间重新陷入黑暗,路边街灯在窗帘上照出一丝影子,长长的,像一幅画般,模糊,淡雅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转身时的背影仍是熟悉的,如多年前倚在那棵栀子花树的那个女孩,头发一直宣泄下来,像瀑布般美丽。
      
      时光已经走远了,爱情也已经走开,像门前在风中摇曳的风铃般,消逝了,清脆的铜铃声却不停的飘荡。
      
      那时的爱真的很简单。只是一个微笑,只是一个照面,或仅仅只是一个身影,都会感觉幸福。我曾躲在碎石的阶梯下等他走过。痴痴的,只是为了看他微笑时的酒窝,和洁白的牙齿。
      
      他的身影像鸟一般张开翅膀在心中飞过,一遍一遍的来回盘旋。
      
      我喜欢这样一种思念的情愫,虽然有些残忍,虽然我也会恐惧这一生会只在一种单调灰色的色彩中生存。无法解脱。可是每次那个影子晃动,我会感觉到一种幸福,完完全全属于自己单纯的快乐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无法继续写下去。关于真实的东西。
      
      我们都是女人。只是需要一个温暖真实的拥抱。单纯的,没有欲望。男人的欲望却总是从拥抱开始,他们亲吻我们的脸,手从肩膀一直落到屁股。那些眼睛中流露的,是赤裸裸的,烧得通红的欲望。
      
      女人是纯真的动物。也会有着原始的欲望,但那样的欲望,只能依附在爱的船上,无法独自飘零。
      
      我问她,你和不同的男人上床吗?
      
      她说是。女人坚贞纯真的只有一次,失去后,一切都不会永恒。像落地的青果,被虫侵蚀,然后在泥土上腐化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说,身体并不重要,一次,或是许多次,只是同样的感觉。
      
      她笑了,我可以听见她的笑声,像抿着嘴,只是从喉管中振颤着发出一丝呻吟。
      
      有过高潮吗?
      
      有过,有一次,我把那个男人想成博。就是初恋的那个漂亮男生,他真的很帅。柔顺的头发飘在风中,微笑时的酒窝和洁白的牙,还有深邃得如山谷溪流般的眼神。
      
      为什么不继续下去?
      
      他有了别的女人。是他的初恋。其实他是爱我的,只是我明白,初恋在每个人心中的地位。就像我对他的留恋那样。可是,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改变的,就像时间,失去后,就无法从头来过。他跪在我的面前,我轻轻的吻他的脸,舔到他的眼泪。知道吗?原来男人的眼泪也是苦苦咸咸的。
      
      所以不再爱?
      
      当然会爱,为什么不?只是女人绝望后,生命中出现的一切都可能成为爱。也许,一切也都不是爱。只是不会再有情感,陌生或是熟悉的男人,生活中的一切期待与恐惧,从此停止。
      
      洁,很多时候,其实女人是很傻的。我们为男人痛楚,心伤,付出一切。离开后,才发现,原来我们也能和男人一样的自由和放纵,没有束缚的感觉是美妙的。
      
      我去酒吧,我喜欢那样的空气。灯光昏暗,音乐嘈杂。糜烂的角落不会有任何让人感动的元素。可是那里却有它的市场,空虚的男人,寂寞的女人,邂逅,然后上床。
      
      我离开她,光着脚坐在电脑前。雨已经停息,风还在树林里穿梭,厚厚的云朵,在天空漂移。有些凉。手脚开始麻木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敲打键盘,看着那些黑色的字符随着点点敲击的声音出现在苍白的屏幕上,一夜不停。
      
      白天是看不见她的。她总是可以突然的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当然,没有她,我可以坐在阳台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,寂静恬适的。阳光照在脸上,眼睛有些肿,眼袋冗沉着,无须掩饰。
      
      心却有些躁动。她的话像一幅幅的画面涌现在脑海中,烟雾般的袅绕在心头。心有些被揪扯的感觉,悲伤,或者是麻木。
      
      夏天来临的时候,巧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这个房里
      
      夜晚我总是失眠。一个人,或是两个人都无法改变。我有些想念她。失眠的时候,辗转反侧,有个人陪总是很好的。她似乎能成为一种寄托。只是静静的看着她,或者听她轻轻的说话,就能在寂静浮躁的夜簌中平静下来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无法确定她的行踪。
      
      有时她也会上网,时间很短。每次我都问她最近怎么样,我是有些担心她的。
      
      洁,我现在跟了一个男人,不是很帅,却有着成熟男人的味道。喜欢喷adidas的香水,很合适,不会浓烈得刺鼻。他比我大15岁,很有钱,有老婆孩子。可是我不介意。
      
      可是他会为你离婚吗?
      
      洁,我不知道,也不需要。他对我很好,知道讨好我。洁,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,我甚至有些可怜那个女人。
      
      隔着网络的空间,我无法看见她说这些话时的表情。轻蔑,不屑或是骄傲。我却能感受到一种气息。带着杀气般浓烈的残忍。一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女人的战争,无形,却弥漫硝烟。
      
     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存的方式。我无法去指责她所做的一切,对或是错。这个世界开始像泥土般腐化,只有毒烈的花朵才能娇娆绽放。
      
      我只是担心。一切会有尽头。我们总是喜欢去采撷那些开放在峭壁间的花朵,猎艳好奇的心驱使着我们走向绝境,或许获得惊艳的美丽,或许坠入深渊,直到死亡。
      
      我甚至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,起码这一刻她是幸福的,那朵花在她的手中散发着浓烈的清香,她还活着。死亡腐烂的气息似乎还离她很远,天空蔚蓝,洁白的云彩轻轻飞过。
      
      我躺在床上,潮湿的房间里,被褥有些寒。我在寂静中,倾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,我用电脑传e-mail给她,说,我等你回来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每天打开邮箱去看她发给我的邮件。
      
      她写日记发给我,她说,洁,你是值得信任的,只有你懂我。
      
      5月30日。
      
      我们开车经过他孩子上学的街道。街边的栀子开始结出了花蕾,洁白的,也有些青涩,含苞待放的瞬间总是令人期待的。在车中,我似乎感受到那丝清香。我的生活中,很久没有了这样淡雅的气色。生活让我迷失,我甚至恐惧时间给我的伤害。我惶恐的维持着自己的那份骄傲,是因为美丽吗?我终究会老去,就像含苞的花蕾。总会绽放,也终会凋零。我看见那个女人牵着他的孩子在街边走过。说实话,那女人是美丽的,只是神情有些黯然。他开车的速度很快,一下子就穿过人群,差点撞到人。我笑了,为他的心虚,还有自己的冷漠无情的骄傲。
      
      6月6日。
      
      他是我见的第一个网友,一个有着浓浓眉毛和黝黑皮肤的农村男孩。还在读书。像网络中一样朴实。
      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他吸引。似乎想回到从前。单纯的再爱一次。很多个孤寂的夜,离开那个有钱的男人后,会感到空虚。他总是有很强的情欲,像是把我当成发泄的工具。生活成为一个习惯。明明知道没有结果,只是依赖。
      
      但他和他是不同的。淳朴,没有世俗的矫作。炙烈的爱让我有些窒息在里面。网络真的可以承载很多东西。虚幻的,或是真实的。现实却无法虚构。我需要的,除了爱,他都无法给我。可是我明白,现在,我最需要的也许已经不再是爱。我的头脑中充斥着欲望。我更喜欢现实的东西,钱或是地位。我需要的是尊重。
      
      我们生存在现实里面,只能现实的生存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淡然的感受着她的情绪,我知道,她已经开始蜕变。她的思想里,她是属于自己的。没有人能让她感动。飘零的欲望,就像离开船舶的绳索,放纵的随波逐流,慢慢溟灭,最后被浪吞噬。
      
      生命是种幻觉,像阴影般。她像失去情感的动物,蛰伏在一片不为人知的角落,喘息,她脆弱的维系着那份尊严,却被尊严践踏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想到她,心中有种微微的钻痛。我们曾经互相依恋。现在却越离越远。
      
      如果幸福是简单的。那么幸福是值得我们期待的。
      
      幸福总在眼前晃过,却又飞走得很快。那只是一个瞬间,一个片段。像电影中的情节,音乐构筑的背景,感动只在心中打了一个来回。
      
      我打电话给她。我说巧,回来吧,我在等你。
      
      她说,洁,做女人是可悲的。我们柔弱的心,已无法让自己回头,陷入泥潭,只能面对肮脏和沦陷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关于零点|服务协议|合作洽谈|Archiver|手机版|零点网 ( 京ICP备09086644号 )

GMT+8, 2018-11-22 00:45 , Processed in 0.091763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